網友吐槽,打車軟件泄露乘客個人信息,一些美女還接到過的哥的騷擾電話
  3月13日,小寧正在虎溪大學城享受春日陽光,突然接到一個電話,有人在電話里罵她,心情一下就變壞了。後來,小寧才搞清楚,這個陌生的電話是出租車司機徐某打來的。之前,她曾用“嘀嘀打車”預約過徐某的車。“用打車軟件約車方便又省錢,卻沒有想到竟招來了騷擾電話。”小寧氣憤地說。
  一等再等不來
  她換了另一輛的士
  昨日,記者在沙坪壩見到了大學生小寧。“昨天晚上沒有睡好,司機的電話騷擾就像一場噩夢。”小寧說,3月初,有朋友在微信圈裡推薦“嘀嘀打車”軟件,朋友說這個打車軟件方便還省錢。看過朋友曬出的免單信息,小寧心動了,自己也開始嘗試打車軟件。但讓她沒想到的是,第一次使用就遇到了煩心事。
  3月9日三四點鐘,小寧在沙區漢渝路打車去江北機場,她用“嘀嘀打車”預約出租車,的士司機徐某(車牌號渝A2T793)搶單成功。等了20多分鐘,徐某還沒有到,小寧打電話催他,徐某讓小寧等著,說還有兩分鐘就到了。三四個空車過去了,小寧都沒有上。幾分鐘過去了,徐某還沒有來,著急的小寧又打電話催問,徐某告訴她還要再等幾分鐘。
  “這樣等下去,肯定趕不上飛機了。”朋友勸小寧換乘其它出租車。於是,小寧打電話告訴徐某想換乘其它的出租車。徐某說,他馬上就到,要小寧一定要等他。
  最後,小寧選擇了另一輛的士。小寧上車後,一連接到了徐某打來的5個電話。“他一直在電話里罵我,說我趕不上飛機、要被撞死之類的話。”小寧氣憤地說。
  過去幾天了
  司機還惡語相向
  小寧趕到機場時,飛機已經起飛了。“就差了6分鐘。”小寧惋惜地說。
  徐某在電話里髒話連篇,讓小寧非常受不了。隨後,小寧向96096投訴他的不文明行為。同時,為了防止徐某再次騷擾,小寧把他的電話拉入了黑名單。
  本以為事情就這樣平息了,誰知3月13日,小寧突然接到了一個陌生的電話。小寧說,一個人在電話里用淫穢的話語罵她。這個人會是誰呢?小寧一查,才發現這個號碼是徐某的。“之前,他罵我用的是另外一個號碼,這次又換了一個號碼。”
  “事情過去好幾天了,他還惡語相向,我擔心他會報複我。”小寧說,現在一看到陌生電話就緊張。
  悔單不爽
  我才打電話罵她
  昨日,記者聯繫上徐某,他承認罵過小寧,並向記者解釋了原因。“那天,我一路堵車過來,開都開攏了,她卻說不坐我的車了。”徐某說,這讓他十分冒火,便打電話和小寧吵了起來,情緒激動罵了她。
  小寧向公司投訴後,徐某心裡不爽,3月13日又打電話給小寧。
  小寧告訴記者,現在她還是會使用打車軟件,“有些地方沒有出租車,不好打車,用打車軟件就方便多了。”“和司機協調好了,悔單也沒有什麼。”小寧說,她最近也有悔單的情況,司機並沒有騷擾她。
  網友吐槽>
  “用過打車軟件,司機纏著要和我約會”
  “居然被我遇到了,這個司機真是無敵變態,換電話騷擾我。”小寧將遭遇上傳到微信朋友圈,立馬引來眾多朋友吐槽。
  23歲的王小姐是解放碑一家影樓的前臺員,打車軟件剛開始推出來時,她便開始嘗試了。今年春節,王小姐用“快的打車”打車從江北到沙坪壩。王小姐要走石門大橋,司機說走石門大橋很堵車,要走嘉華大橋。王小姐不肯,執意要走石門大橋,司機只好聽王小姐的話。路上,司機賭氣踩了好幾次急剎車,坐在后座的王小姐,頭幾次撞到了前座上。王小姐覺得是司機故意整她,跟司機吵了起來。爭吵中,王小姐說要投訴司機,司機也不服軟,還說讓她去投訴。最後,王小姐投訴了司機。司機就隔三岔五地給王小姐打電話,王小姐把司機的電話拉入黑名單,司機又換另外的電話號碼打,騷擾威脅持續了兩個月之久。
  小寧一位朋友的姐姐璐璐(化名)用軟件打車時,司機跟她相談甚歡。下車後,璐璐接到司機打來的電話,說是要把兒子介紹給璐璐,想撮合他們。這可把璐璐嚇壞了,幾番電話下來,璐璐拒絕了。
  小寧的朋友美美(化名),用打車軟件打車時,司機非纏著她要和她約會。司機通過打車軟件知道了美美的電話,經常給美美打電話、發短信表達愛慕之情,想約美美出來耍。自己的信息被泄露,讓美美很不舒服。
  的哥的姐說>
  打車軟件約車,我們會挑選顧客
  瘋狂的補貼,曾讓打車軟件火爆異常,也鼓了的士司機的口袋。不過,隨著“燒錢大戰”的結束,打車市場又恢復了以前的平靜。不少的哥的姐說,如今已經很難聽到“女聲”發出的業務。
  短單經常無人問津
  前天晚上11點多,和朋友聚會結束後,24歲的小陳準備打車回家。小陳的家在兩路口,夜間打車要12-14元。想到可以拿到補貼,小陳決定試試打車軟件。將所在地和目的地輸入手機後,她開始等待司機搶單。消息發出去近5分鐘,小陳始終未收到確認信息。看著身邊一輛輛等待業務的出租車,小陳放棄了等待。
  “要是說去機場,最多10秒鐘就能得到回覆。”小陳告訴記者,如果路程比較近,司機一般都不願意去。
  “招手打車決不拒載,如果用打車軟件,我確實會挑選顧客。”的哥趙師傅說,使用打車軟件時,他會挑選路遠、不堵、順路的乘客。
  用打車軟件的少了
  打車軟件最火的時候,打車軟件里會源源不斷地收到“女聲”約車的業務。為了能搶到更多的業務和補貼,不少司機都特地置辦了大屏幕智能手機。接班時打開軟件,插上電源,一天下來,手機始終都是燙的。
  的哥楊潔說,3月以前的兩個月,是他收入最高的兩個月,“最大的任務就是將每天的補貼拿完”。“現在收入起碼降了30-40元。”楊潔說,進入3月後,隨著兩款打車軟件補貼的持續降低,他又回覆到了以前的“掃街模式”,為刷單特意購置的大屏手機也安靜了很多。“3月前,我一天能跑30多個業務,全部來自打車軟件。現在,只有20單業務來自打車軟件了。”楊潔說。
  搶單也要眼明手快
  年過40的老周,開出租車已近十年了。跟風安裝打車軟件還沒到一個月,他就將這款軟件卸載了。“這東西是年輕人的專利,我就踏踏實實掃街。”在老周看來,打車軟件操作很簡單,但拿不拿得到單卻掌握在自己手裡。
  “年紀大的駕駛員,聽完還要考慮一下,等決定搶單時,早被搶跑了。”最初,和其他司機一樣,老周整天開著打車軟件,後來用得越來越少。如今,老周不僅拆除了車載手機架,打車軟件也從手機里刪除。他說,用手招呼出租車還是要方便些。
  與大齡司機一樣苦惱的還有大齡乘客。“看見空著的出租車,它就是不停。”53歲的鄭女士說,她前段時間要去解放碑附近的一家醫院照顧病人,深夜打車時,常常看見了空車,卻攔不下來。“後來,我才知道,這些空車早被前面的人搶走了。我們這個年紀的人,哪曉得用這些東西嘛?”
  堵上漏洞,軟件能緩解打車難
  專家解讀>
  堵上漏洞,軟件能緩解打車難
  不少人認為,打車軟件助長了投機取巧。對此,重慶市社會科學院研究員孫元明認為,打車軟件無關投機取巧,發展完善後將更加出彩。
  “科學技術是一把雙刃劍。”孫元明說,打車軟件並不是純公益的,追求商業利益無可厚非。打車軟件出現的各種問題,實際上都是軟件的“BUG”(缺陷、漏洞),只有不斷完善才能壯大。孫元明說,修補這個BUG,絕不是一棒子打倒就可以解決的。打車軟件的確對“招手即停”市場造成了衝擊,也對一些不使用該軟件的人造成了不方便。但打車軟件的初衷並非如此,它的出現確實緩解了打車難的問題。
  “事實上,很多事物在出現之初,都會受到詬病。”孫元明舉出了12306網站的例子,12306方便了人們訂火車票,但對不會使用電腦的人來說有些“不公平”。
  對於出租車司機挑單的情況,孫元明說:“挑客、拒載是這個行業原來就存在的問題。”孫元明表示,打車軟件出現問題時,政府需要及時進行干預,以便它更好地服務消費者。
  本組文/重慶晨報記者 薑雅娟 王梓涵 廖怡飛
  圖/重慶晨報記者 胡傑  (原標題:嘀嘀打車後久等不來悔了單
美女被的哥多次電話辱罵 )
創作者介紹

新竹清潔公司

fx29fxjvq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